热点资讯

王宝强,释小龙的师父释永信,出门三天只花了三块钱,吃20个烧饼

责任编辑: 来源:东方头条时间:2019-07-25 21:24:56 我要评论(0)

释永信说,《少林寺》的热映,使大家重新意识到少林功夫作为中国武术的代表,一直没有失传。电影《少林寺》给现实中的少林寺赢得了一个表白的机会,让少林寺及其少林功夫重新走进了人们的视线。

越来越多的影迷络绎不绝地前往少林寺参观、学习,以满足对少林寺及其少林功夫的好奇和探究,更有痴狂的影迷和少林功夫爱好者甚至要求出家为僧。街道上,校园里,随处可见模仿电影中打斗的年轻人和小孩,并且吼叫声不绝于耳。学习少林武术成为当时最时髦的社会潮流。“深山藏古寺,碧溪锁少林”。寂静沉默的千年古刹,一瞬间开始变得喧嚣。当时的释永信就和师兄弟们,每天都会劝几批盲目来少林寺要出家的热血少年回家。行正法师的事务也开始骤增起来。

释永信担心年迈师父的身体,便主动要求做师父的侍者,以便能够及时为师父分忧。这一天,释永信凌晨4点随着师父一起起床,做罢早课佛事,他看着师父安排了僧众一天的劳作,查问了每个殿堂堂主的日常事务之后,负责修缮寺院围墙的工头就跑过来,向师父汇报石料、沙子、砖、工匠开支账目,还要师父审批下期工程的预算计划。他跟着行正法师到了方丈室,谁知方丈左腿刚刚迈进门槛,右腿还未抬起时,西梅山屋,一个老僧突然在喊:“行正,今天县里通知,下星期有重要外事接待任务,你必须参加。你那领袈裟已经有裂缝,不好再披了。再说,披着也有失天下名刹的体面,都说给你再赶制一领,可以吧!”

行正法师接上说:“算了,算了,能节省钱就省吧!不要再做,我还披那件。那条裂缝,缝一下就可以了。”

这个时候,随着来少林寺旅游的人数的增加,寺院经济状况也有了好转,行正法师即使在少林寺变得炙手可热的时候,也仍然朴素节俭,看得身边的释永信震撼不已。

记得有年春季,释永信同师父到武汉办事。排队好不容易才为师父买到了一张卧铺票,行正师父却硬要他把卧铺又换成了硬座,并对释永信说:“只有一宿,坐上一会儿,天明就到了,何必花那么多钱呢?”下车后两人去进早斋,路边有卖油条豆浆的,释永信便想为师父买下来,行正却笑了说:“这里饭贵,我来时带了十几个烧饼,够咱爷俩吃的,咱找开水喝去。”一天就这样过去了。事情没办完,晚上必须住下,一找旅馆,便宜的一晚一人18元。师父说:“呦!咱爷儿俩住一宿,就是36元钱,咱到归元寺挂单去。”眼看到深夜10点了,师徒俩还是跑了5里多路,坐了一段公共汽车,到归元寺时,差不多半夜了。找不到知客挂单,就在大门口传达室的椅子上躺到天明。当离开归元寺时,行正法师笑着说:“这一夜不是又过去了,咱师徒俩又省了36元钱!”

在这种作风的潜移默化下,释永信也时时刻刻向师父看齐,“少享受,多做事”,可谓是释永信从行正方丈那一脉继承下来的。释永信担心师父的身体,却知道自己不能劝师父多享受,但是看到师父一天到晚,天天、月月、年年地忙着,别说这对于一个70多岁的老年人是够累的,即使让一个年轻人来承担,也非把身体拖垮不可。他只能绞尽脑汁以弟子的身份为师父分忧解难。于是,他尽可能多地帮助方丈减轻工作压力,凡是吩咐他做的事情尽快解决、不拖延,这样便可以为师父解决更多的问题。

释永信的很多作为都被行正法师看在眼里、记在心上。有一件事,让行正法师对他刮目相看:他分派释永信与另一位弟子到开封、洛阳办事。释永信带了20个烧饼出发了,到开封后挂单在观音寺中,3天只报销食宿费5元钱;而另一位去洛阳的弟子,3天的食宿费就报了78元。

“这说明永信已经把师父的俭朴之风接到手了。”行正法师高兴地对寺里的老和尚们说。

而让行正法师觉得释永信有领导才能的还有这样一件事情。有一次,释永信和十几个师兄弟一齐到白马寺去参学,去时自然是以他们的大师兄为首。谁知道到了白马寺,不知怎么,白马寺的方丈样样事情都是要释永信向师兄弟传达,并且也只有这样才能把到那里学习的功课完成得齐、完成得好。回寺之后,他们师兄弟中,个个对年纪不大的释永信予以称赞,以后样样事儿都常推释永信为首,这就不得不让当师父的行正另眼相看了。

1984年,行正法师慧眼识英才,推荐19岁的释永信成为寺院民主管理委员会负责人之一,成为少林寺历史上最年轻的“二当家”,协助行正方丈处理日常寺务。1984年9月,释永信赴江西普照寺受具足戒。

1984年,赴江西普照寺受具足戒

做了“二当家”的释永信,更是以恢复少林、振兴祖庭为己任,并不失时机开始了对法堂、钟楼、鼓楼、白衣殿等寺内建筑的重建、修复工作。由于少林寺悠久的历史渊源,释永信从查找原始材料着手,一丝不苟,任劳任怨,哪怕是一个微小的环节,他都不容许自己有丝毫马虎,他要尽自己所有力量,寻回这座千年古刹的昔日风采。筹集资金、设计建造,在工程进展过程中,点点滴滴都倾注了释永信的汗水与心血。不仅仅如此,在忙于这些繁重事务的同时,在那个时候释永信还成立了少林寺拳法研究会并亲任副会长,由少林寺民主管理委员会组织人力、物力,开展挖掘、整理和出版少林武术典籍工作,继承少林精神和少林品格,大力弘扬少林渊博的文化内涵……

行正法师自从升座为少林寺的第29代方丈大和尚之后,操劳寺院的重建,佛界的交往,外宾的接待,还有越来越多的上级宗教部门指令的实施,少林寺有了新的气象,行正方丈简直可以说是日理万机。然而他越操劳,也就越显得力不从心。

这种状况被很多关心少林寺的人看在眼里。

有一天,一位多年来被少林寺老僧人称为“少林大护法”的居士来看望行正这个老朋友。老友甫一见面,就双手合十对行正法师说道:“老朋友,这几天我一直都在想您的事情!”

行正法师对他一笑,问:“想我,想我的什么事情呢?”

这位老友说:“想您的身体,自从您升座以来,您的事情是够忙的了,不分白天黑夜,岁数也不饶人,这些天我看您明显瘦多了,今天我这个被你们称作‘大护法’的,可是专门为了您,也是为了咱少林禅宗祖庭的永远繁荣昌盛而来护法的,开门见山想向您提点意见。

行正一看老友讲得如此郑重,也不觉严肃起来说:“那就请您直讲吧,我一定认真地听,少林处于一个变动期,任何变化都需要考虑,您是明眼人,旁观者清。”

这时老友劝他多放手,寺中好多事,应该多让弟子们去干。的确是这样,少林寺有了这些年来少有的喜气,行正方丈喜不自禁地同时也事必躬亲,多年来守护少林寺的惯性停不下来,寺里大大小小的事情他都要照顾到,常常让自己累到极限。

随即老友说:“我觉得有件事最重要不过了,就是您应该选择接法传人了。传法之后,就可大大减轻您的精神负担了嘛!一定要找个‘永远信得过’的弟子啊。”

护法老友的忠告,实在让行正方丈甚为钦佩,特别是护法那小心翼翼的叮嘱:一定要把法券、法印,传给“永远信得过”的弟子,才会给祖庭少林寺带来永久昌盛啊!这忠告更是恰到好处讲到行正的心窝里。

甄秉浩在一本为少林寺第29代方丈行正法师所写的传记中披露:行正法师晚年体弱多病,他自1985年被查出自己得了胃癌开始,就在默默盘算着接法传人的最佳人选。他将所有的弟子翻来覆去地放在手心里掂量,有的虽然佛性纯真,却智慧稍差,怕他一旦接法,对寺中全盘稍有考虑不周,就会让祖庭门楣上光辉减色;有的虽然佛性也够纯真,智慧又数上乘,却无弥勒佛那样的豁达大度,怕他一旦接法,便不再团结阖寺僧众,而闹出祖庭分裂的事情来;有的虽然也有弥勒佛那样的豁然大度,却有逃避是非的懦弱性格,办事缺少果断的气魄,怕他一旦接法,不能为祖庭办上几件使人钦佩的大事,与“天下第一名刹”名实不符……

选来选去,终于悟出了那位护法老友所叮嘱的一定要把法券、法印,传给“永远信得过”的弟子的真实含意。行正这时才真实地体会到“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”的道理。众弟子十数年、数十年地跟随在自己的身边,竟然使自己眼花缭乱起来,还没有大护法这位一直站在局外之人看得清呢。

那个让自己能够永远信得过的弟子,就是1981年来到自己身边,敦实憨厚、被他取法名叫“永信”的那个弟子。在他的眼里,释永信佛性纯真,有上乘智慧和领导能力,又豁达大度、处世果敢。

但更为巧妙的是,当行正方丈正要找释永信的时候,释永信却来找方丈了。

一天深夜,释永信来到行正方丈床前。师徒俩开始了一场颇具禅味、足以影响少林寺历史的对话。

行正方丈问:“你来干什么?”

释永信答:“弟子这些天来,看到师父已是年迈多病,处事常常力不从心,有心代师父挑挑担子,不知师父让不让弟子代师父来挑?”

行正不动声色地问:“你的肩膀能够挑动多少斤?”

释永信答:“师父原先能够挑动多少斤,弟子现在就能挑动多少斤!”

行正方丈暗暗高兴,又问:“还有别的话要对师父说吗?”

释永信恭恭敬敬地回答:“当年先祖无言,弟子今日也无言。”

行正方丈喃喃自语:“牡丹花开的时候到了……”

他起身领着释永信来到达摩祖师亭,令其匍匐在祖师座前,将法券、法印郑重地授予他执掌。

1987年8月,行正方丈圆寂之前,交待释永信:“平时多盖些房,多存些粮,一定要设法恢复少林寺的鼎盛。”

这样,当时年仅22岁的释永信便成为少林寺住持——当代中国名寺最年轻的住持,全面主持寺院工作。

花了 块钱 烧饼 师父 小龙

爱在泉城|泉城济南|济南生活网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爱在泉城|泉城济南|济南生活网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来源:爱在泉城|泉城济南|济南生活网"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爱在泉城|泉城济南|济南生活网或将追究责任。

网友点评